纸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十三五完善财政转移支付明晰方向和框架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2:11 阅读: 来源:纸杯厂家

为“十三五”完善财政转移支付明晰方向和框架

——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区域发展研究室副主任贾若祥  国务院2月2日发布《关于改革和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针对现行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存在的问题和不足,通过深化改革和完善制度,尽快加以解决。《意见》要求,围绕建立现代财政制度,以推进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主要目标,以一般性转移支付为主体,完善一般性转移支付增长机制,清理、整合、规范专项转移支付,严肃财经纪律,加强转移支付管理,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围绕《意见》提出的一系列政策要求和释放出的改革信号,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于2月2日当天专访了曾专注区域间横向转移支付研究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区域发展研究室副主任贾若祥。他认为,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亦是“十三五”的谋划之年,选在这个时间节点发布《意见》,旨在为今后几年,尤其是“十三五”时期国家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明晰方向和框架。  现行转移支付制度亟待规范  所谓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是指由于中央和地方财政之间的纵向不平衡和各区域之间的横向不平衡产生和发展而来的,是国家为实现区域间各项社会经济事业的协调发展而采取的财政政策。其本质是通过转移支付,将政府以税收形式筹集上来的一部分财政资金转移到社会福利和财政补贴等费用的支付上,实现缩小区域经济发展差距的目的。  贾若祥介绍,中央财政主要用于增加对地方特别是中西部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客观上的确促进了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推动了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目标的贯彻落实,但伴随着近年来国家对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要求逐渐明确,现行财政转移支付制度也呈现了一定弊端,其中,诸如转移支付结构不合理、资金使用不透明、管理待规范等均备受诟病。  对于现行制度存在的问题,此次《意见》也给予了充分和全面的表述:受中央和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不清晰的影响,转移支付结构不够合理;一般性转移支付项目种类多、目标多元,均等化功能弱化;专项转移支付涉及领域过宽,分配使用不够科学;一些项目行政审批色彩较重,与简政放权改革的要求不符;地方配套压力较大,财政统筹能力较弱;转移支付管理漏洞较多、信息不够公开透明等。  “《意见》贯彻和响应了十八大和十八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中明确提出的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的有关要求,就是要尽快建立起地方事权和财权相适应,以及事权和支出责任更匹配的制度规范。”贾若祥表示,从总体要求上看,《意见》也提出了要加强顶层设计,确保国家转移支付的制度更加规范和完善等规定。  优化转移支付结构成重点  在贾若祥看来,《意见》为未来几年我国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明确了方向,其中最大的亮点和重点就是用大篇幅明确了优化转移支付结构的内容,即未来会对专项转移支付进行整理,逐步扩大一般性转移支付的比重。  观察《意见》对优化转移支付结构的表述,贾若祥认为,当前,事权和财权的界定有的是可以明确分开的,有的是需要共同承担的,《意见》明确要形成以均衡地区间基本财力、由地方政府统筹安排使用的一般性转移支付为主体,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相结合的转移支付制度,“但究竟如何将事权和财权很好地界定和分开,在实践中还有待进一步细化执行办法。”  具体而言,《意见》明确将从清理整合一般性转移支付、建立一般性转移支付稳定增长机制、加强一般性转移支付管理等三方面完善一般性转移支付制度;此外,《意见》要求从严控制专项转移支付,包括清理整合专项转移支付、逐步改变以收定支专项管理办法、严格控制新设专项、规范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等四个方面。  贾若祥说,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是我国财政转移支付的两大重要组成部分。可以预见,中央在今后的财政结构中,将会逐步增高中央财政的掌控比例,这将更加有利于统筹、平衡不同区域间的财力结构,这意味着,要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比例,即使是属于地方事权的,由地方承担支出责任的,比如中西部地区存在支付困难的地区,中央也会通过一般性转移支付予以支持。  凸显市场作用政府资金应归位  贾若祥补充说,完善一般性转移支付,从严管理专项支付的前提,是要更加强化预算管理。以此明确哪些支付可以通过政府公共预算实现对属于政府公共服务的支出,《意见》也明确了包括及时下达预算、推进信息公开等措施,由此才能有的放矢地促成通过中央一般性转移支付,达到化解地方尤其是落后地区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的初衷。  《意见》要求,要将一般性转移支付纳入重点支出统计范围。大幅度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后,中央财政对相关重点领域的直接投入相应减少。由于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最终形成地方财政支出,为满足统计需要,可将其按地方财政支出情况分解为对相关重点领域的投入。  而对于《意见》明确强调要凸显市场作用的有关要求,贾若祥举例称,《意见》对“逐步取消竞争性领域专项转移支付”的要求正是对此要求的具体诠释。他认为,这是与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的要求相匹配的。如果寄望于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那么政府公共资金还过多进入竞争领域,就会致使其失去公共资金的效应。  “政府资金应该进一步归位。”贾若祥建议,公共资金应该放在社会福利领域,针对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比如进入到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环境治理等公共领域。  最后,贾若祥强调,《意见》还明确要完善省以下转移支付制度,即要求省以下各级政府要比照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改革和完善省以下转移支付制度。  贾若祥认为,自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中央和省一级财政转移支付实现规范后,省以下财政转移支付依旧延续了以往的制度体系,在很多层面依旧有待规范,无法与中央和升级支付制度对接。  “《意见》对转移支付制度逐步完善,势必将为今后调整中央省级和省下财税体制改革奠定一个很好的基础,也将为从当前的十八大到今后的十九大之间谋划进一步深化改革奠定好的基础。”贾若祥说。

河北T恤衫定制价格

北京定做文化衫

定做西装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