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盘点民国十大政治谋杀蒋介石现场抚尸痛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23:09 阅读: 来源:纸杯厂家

陈其美

导读:陈其美殉难后,因慑于袁世凯的淫威,一时无人敢去认领。唯独蒋介石狂奔至现场,抚尸痛哭,随即又冒险将陈的尸体送回浦石路(今长乐路)新民里119号的家中入殓,并亲书祭文:“悲乎哀哉,而今而后,教我勖我,抚我爱我,同安同危,同甘同苦,而同心同德者,殆无其人矣。”

一、宋教仁——出师未捷身先死

宋教仁,1912年任南京临时政府法制局局长,不久,被孙中山委任为国民党代理理事长。

1913年3月20日晚10点45分,上海沪宁车站突然三声枪响,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捂着肚子,痛苦地对身边的于右任说:“我中枪了。”3月22日晨4时48分,宋教仁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去世。

那时的宋教仁是民国政坛的核心人物,是袁世凯独裁的最大障碍。袁曾说:“我现在不怕国民党以暴力夺取政权,就怕他们以合法手段取得政权,把我摆在无权无勇的位置上。”为了控制宋教仁,袁世凯许愿表示让他出任总理,但宋教仁坚辞不就。不久传来国民党初选告捷的消息:国民党共取得参众两院392个议席,占总议席的45%,高居榜首。宋教仁兴奋异常,以为谋求政党政治的理想即将实现,遂打算绕道沪宁返京,准备组织第一届责任内阁。

1913年3月中旬,宋教仁接到袁世凯邀其北上共商国是的急电。有人嘱咐他处处小心,但他不以为然,坦言道:“吾一生光明磊落,平生无宿怨无私仇,光天化日之政党竞争,安有此种卑劣残忍之手段!”他哪知道,一双恶毒的手已向他伸来。

强有力的证据聚集起来,足以使刺宋一案水落石出。然而,不仅最大的策划人袁世凯高枕无忧,与此案有关的其他策划者也纷纷被庇护起来。直到此时,国民党内部方达成一致意见,发动“二次革命”。但是良机已失,仓促上阵,注定失败。

宋教仁一案影响深远,正如《民立报》社长于右任在路祭宋教仁时所讲:“朗朗乾坤,偌大民国,却容不得一个敢为百姓争民主,为国家争宪政者,公理何在!今天,我不敢为私交哭,不敢为《民立报》哭,实在是为中华民国的前途而痛哭啊!”

二、陈其美——为革命甘愿冒险

陈其美,字英士。浙江吴兴人。是孙中山手下的一员干将,也是民初史上的风云人物。1914年参加中华革命党,任总务部长。此后不断策动上海及江浙等地武装讨袁,屡起屡败。

国民党二次革命期间,陈其美担任上海讨袁军总司令。1914年11月,陈其美派遣王晓峰、王明山在外白渡桥上刺杀了袁世凯心腹、上海镇守使郑汝成。此举使袁世凯闻讯丧胆,竟“至终日不食”。袁世凯本想收买陈其美,开价50万美金,被拒。

袁世凯收买不成,终露杀机。他知道陈其美为组织筹款的事大伤脑筋,便指使党徒设下了一个陷井,先由许国霖、程子安办了一个名叫鸿丰的煤矿公司,然后收买革命党人李海秋,让他透露消息给陈,说是鸿丰公司有一块矿地,准备向有关银团抵押借款,如果陈其美能帮助介绍签约,公司可以拿出贷款中的40万元支援革命。陈其美大喜过望,当即答应促成此事,并让李海秋叫鸿丰方面带合同底稿来签。

1916年5月18日,陈其美按照预约时间到法租界萨坡赛路(今淡水路)14号公寓,李海秋略带歉意地对陈其美说:“出门时匆忙,忘记把合同带来了,我这就去取。”李海秋返身出门,埋伏多时的两名杀手立即冲了进来,对着陈其美的头部连击数枪,陈倒地身亡,年仅38岁。

后来证实袁世凯为了杀陈付出了70万大洋的赏金。陈其美殉难后,因慑于袁世凯的淫威,一时无人敢去认领。唯独蒋介石狂奔至现场,抚尸痛哭,随即又冒险将陈的尸体送回浦石路(今长乐路)新民里119号的家中入殓,并亲书祭文:“悲乎哀哉,而今而后,教我勖我,抚我爱我,同安同危,同甘同苦,而同心同德者,殆无其人矣。”旁人无不啧啧而言:“英士(其美)与介石不枉为兄弟一场。”

三、廖仲恺——引发民国最大政治恐怖

廖仲恺,资产阶级革命家、国民党左派领袖。国民党一大当选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曾任广东省长,先后兼任国民党工人部长、农民部长、黄埔军校党代表等要职。

1925年8月20日8时许,廖仲恺与何香凝前去参加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06次会议。途中遇到陈秋霖,遂与之同行。汽车到达中央党部,三人依次下车。妇女部女干部刘家桐叫住何香凝谈话。

廖仲恺和陈秋霖登上门前第三级台阶。突然从骑楼下蹿出两人,举枪朝着廖、陈一阵猛射,大门铁栅栏后也有人配合射击。廖仲恺中弹后仰面倒地,血流如注,陈秋霖则踉跄地向前挣扎几步,也痛楚地倒下。何香凝和赶过来的刘家桐一起,把廖仲恺和陈秋霖架上汽车,送往广东大学公立医院抢救。廖仲恺身中四弹,伤着要害,途中气绝身亡。陈秋霖也于两天后不治而死。

廖仲恺以实现孙中山的遗志为己任,继续奉行三大政策,支持新三民主义。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右派嫉恨地称他是“共产党工具”,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之前胡毅生因用不正当手段谋选广州市长未果而被廖仲恺查办,心怀仇恨,极力主张暗杀,得到林直勉、朱卓文等人赞同。一时间,谣言纷起,杀机四伏。遇刺前两天,在国民政府会议上,汪精卫递给他一张字条,告知有人将不利于他,请他提高警惕。廖仲恺笑道:“我们都是预备随时死的,那有什么关系!”

廖案不了了之,蒋介石获益最大。因案情重大,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军事委员会和国民政府举行联席会议,决定组成汪精卫、许崇智、蒋介石三人“特别委员会”,统辖党政大权和警察全权,应付时局。8月24日,蒋介石出任广州卫戍司令。26日,国民政府改组国民革命军,蒋介石任第一军军长,其地位迅速飙升,开始执掌广东革命政府军政大权。

后朱卓文发表《致海内外同志书》,仍切齿痛骂,“廖仲恺骤遭狙击,实为民众最后之裁判”,公开承认廖仲恺确为国民党右派所谋杀。

廖仲恺遇难后,广东国民政府决定给予国葬。9月1日,黄埔军校师生、工人、农民、市民二十余万人参加葬礼。廖仲恺遇刺这一血的教训,从反面教育了共产党人。就此,中共广东区委在党内建立起最早的情报保卫机构,为后来颇有传奇色彩的中央“特科”奠定了基础。

九仙传奇最新版

三国萌主ol

裁决之战传奇

末日血战无限金币版

相关阅读